【鸣佐】ATLHEA (10~12)

+EuthanasiA+ACG报社创作处:

夜深啦大人们都睡啦,继续来听童话故事。


 


 


·大家都是铁骨铮铮的基佬前提的公主鸣X公主佐


·你所见过的最骨骼清奇的睡美人PARO


·不OOC,因为没有C


·作者的脑袋实在是太有猫饼了


·没有一个人物是没病的,也没有一个逻辑是完整的


·歌颂童话之美。生活就是要充满玄幻


·看不懂标题的话跟我读,And They Lived Happily Ever After


·食用愉快!


 


前文:


1   2   3


 


我知道你们连基础设定都快忘了。对不起这是我的锅。强烈建议前文都复习一遍再来看更新。MUA。


=======================


 


10


         雪片在四四方方的窗框之中,那片静谧的夜色里纷扬落下。那是属于冬夜的呼吸。


         穿着睡袍的男孩子钻进被窝后,双手接过母亲递来的冒着热气的马克杯,小口小口地把睡前的热牛奶喝完。长而翘的睫毛扑朔着,不知有着怎样小小的心事。


         美琴微笑着把孩子嘴角的牛奶泡沫擦干净,然后给他戴上睡帽,再把两缕柔软的鬓发理了出来。


         “晚安,佐助。”她亲吻今年满了十岁,出落得越发清秀可爱的幼子的额头。“做个好梦。”


         佐助眨眨眼,看着她拉动灯绳,温馨的卧室浸入夜色。


         “晚安,妈妈。”


 


 


         


         王后吱呀一声将门合上,寂静的走廊里,她的足音愈行愈远。


         小公主缓缓张开眼,望着窗外隐约可见的白雪,默默数着数字: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好了!


         他猛地将手伸到枕头下摸索。


         片刻之后,房间里突兀地亮起小小屏幕的荧光。手机屏幕上赫然排列着八条来自漩涡鸣人的信息。


         “……什么啊……”


         佐助顺便双手握着手机,翻了个身,把下巴埋在蓬松的枕头里嘟囔着。“火之国纳税人的血汗钱都变成那家伙的话费了吧……”


         他点开来一条条看过去,


         五小时前。


         一张鼻青脸肿的自拍。“佐助你看我下午出去玩的时候被马蜂叮到了呃啊啊啊!”


         四小时前。


         一张明显不那么鼻青脸肿的自拍。“我都快消肿了你还不回复我……”


         三小时前。


         四条并排摆在一块黑色天鹅绒上的,宽度各不相同的紫色缎带。“你喜欢哪个呀?”


         两小时前。


         一盘曲奇。“晒个宵夜嘿嘿嘿!我知道你家肯定不许睡前吃东西哈哈哈哈馋死你!”


         一个半小时前。


         一个空盘子。“都吃光啦~”


         一小时前。


         “佐助那个丝带要卖完了哦,你再不回我要打电话了哦,真的哦(/゚Д゚)/”


         半个小时前。


         “我下单啦!你大概适合最宽的那种吧?到时候戴给我看哦!话说你家这个睡前强制预习明天课程的规矩真的好麻烦哦我说……”


         五分钟前。


         “不会还在学吧?要学成傻瓜了哦我说!!要早点去睡觉哦!!!”


 


 


 


 


 


 


         ——夭寿啊,他是真的在泡我……


         团扇国的小公主两眼无神地盯着一如既往地被轮番轰炸的收件箱,不知多少次为漩涡鸣人这劲头叹了口气。


         他慢慢打起回复来,一边想,更糟糕的是,我竟然在任……他……泡……


         “刚躺下。”他写。“妈妈一直在旁边,没法看手机。”他挠挠耳垂,继续道:“我才不戴呢。只有八九岁的屁孩会喜欢那么宽的丝带。另外,睡前吃甜食会胖成猪的——”


         他停下来,皱着眉盯着没打完的不断闪动的文字,最后撇撇嘴继续输入:“——消肿了没?”


         


 


 


 


 


 


         很快传来一张自拍。


         看起来就是张躺在床上,高举着手机拍下的照片。因为在黑暗的房间里使用闪光灯的缘故,照片看起来青白锐利,格外惊悚。漩涡鸣人那张得意洋洋的脸孔填满了屏幕。佐助盯着那与往日无异的脸蛋一会儿,黑眼睛飞快地眨着。


         “消肿啦!嘿嘿!”


         佐助握着手机哼了一声。


         “你看我是不是又变帅了!”鸣人飞快地追问。


         “睡帽不错。”佐助避开重点。


         “切!另外那个丝带,我其实四种尺寸都买了,这下你没话说了吧!!”


         佐助两眼无神地回了一个省略号。


         鸣人自顾自地继续:“另外我也给自己买了四条同款的橙色哦!”


         “那我更不戴了。”


         “哈?!什么意思?!我哭给你看哦?!!”


         佐助把脸在枕头里埋得更深,只露出一对眼睛,忽闪着看着那几个感叹号发愣。片刻后他斩钉截铁地回复:“我要睡了。”


         在对面的回复传来之前,他摁下录音键,凑在话筒前低低地开口。


         “你稍微……变帅了那么一点点。晚安……鸣人。”


         一发出去他就后悔,然而已经不能撤销了。他猛地翻了个身,啧了一声,又忙不迭补了一句。


         “就一点点。没有更多了。晚安……!”


         他拼命摁着手机将它关机,塞回了枕头下,然后一头扎进了被窝里。


         ——暖气开得好热……!!


         小公主蜷缩着身体,瞪着眼,噼噼啪啪地拍着自己的脸蛋。


         真是的,开这么热干嘛啊!!


 


 


 


 


         鸣人重复摁下播放键,把听筒摁在耳畔已经九次。


         他听完了第十次后,在床上疯狂地翻滚了五个来回,蹬得被子飞扬,直到自己气喘吁吁,睡帽不知道飞到了哪儿去。他躲在被子下,摁着录音键,压低了声音用欣喜若狂的气声冲话筒大喊:“晚安——!!”


 


 


 


11


         


         跨国网恋的个中心酸,只有当事人知道。


         尤其是对于在王宫中一味看着大人们匆忙往来,每天踮着脚在日历上打叉,到入夏时节,气温逐渐升高了,便开始掰着手指计算一年一度的夏日宴会还有多久才能来的孩子来说。


         在佐助向鸣人摊牌了团扇国的国家机密后的第二年夏天,直到他们动身前往火之国赴宴前的那天晚上,鸣人都不断地发着信息喋喋不休。


         “你明天会来吧!!”


         “来。”


         “一定要来哦!!我给你的礼物都准备好了,不来是小狗!!”


         “你回去数数自己今天说了多少次这句话。”佐助写道。“搞得好像一百年没见了一样。”


         “真的就像一百年没见那么难熬,因为你这个人超喜欢吓人的啊我说!!”


         佐助坐在地毯上,慢慢把装好了的小皮箱合上立起来。蝉声与窗外的树影融成一片。他倚在藏着给漩涡鸣人的礼物的箱子上,发着呆,回忆着一年前,躺在那家伙卧室那张大床上,那双闪闪发亮的蓝眼睛近在咫尺的感受。


         ——那个枕头躺着真的很舒服啊。佐助想。今年那家伙……会记得把它拿出来吗?


         他一低头,屏幕上便跳出新收到的图片。


         打开来看,不就是那张床上两个并排依偎着的枕头。


         仿佛心事被看穿一样,佐助猛吸一口气,抬手将手机扔过头顶。它画出抛物线落在了背后的床上,开始自顾自播放漩涡鸣人发来的语音。


         “老样子准备好了。今年你就算想睡客房也不行,我啊,有好——多好多话要问你。只要不在团扇国境内就可以尽管谈论了对吧!!就等你来!!一定要来哦!!”


 


 


 


 


         窗外掠过如潮水般涌动着的,粼粼发光的白色鳞片。紧接着,一只硕大的眼睛一下子对准了静静看着窗口的佐助。


         “呀~晚上好啊,佐助公主。”


         巨大的白蛇漂浮在城堡外,用愉快沙哑的嗓音向小公主问好。


         佐助冷着一张脸,理着裙摆站了起来,


         “晚上好。大蛇丸。”他干巴巴道。抬手将鬓发绕在手指上把玩,仪态完美。“明日我们一家要去出席火之国的夏日宴会。”他看向白蛇眯起来的狡黠眼睛。“这段时间的国土,依然拜托你护卫了。”


         “那是自然……”对方吃吃笑着,尖细的瞳孔泛着贪婪的光芒。“我啊,知道你们于心不忍,所以今年的祭品就在这一周内收走,没问题吧?”


         佐助盯着窗外飞快滑动着的巨大蛇身,不禁捏紧了裙摆。


         “……没问题。”最后他说。


         王宫笼罩在巨蛇那得意洋洋的狂妄笑声里。


 


 


 


         第二天的这个时候,他刚下车踩到了火之国的土地,便被从长长台阶上飞扑而来的一枚红色炮弹击中。


         “佐——助——!!”


         把自己抱了个满怀的鸣人哇哇大叫,引得周边的贵宾们纷纷掩面而笑。公主涨红了脸,努力从那鲜红的泡泡袖里露出脸来:“够了……好丢脸啊,别叫这么大声——”


         “还不是怪你那么喜欢吓人!!”鸣人嚎啕。“你再不来我就报警了啊我说!!”


         佐助被他抱得死紧,一时间面红耳赤不知说什么好。最终他慢慢抬起手来,迟疑地拍拍鸣人的背。


         “是我……不好。”


         他喃喃道。


         “我就不原谅你。”


         鸣人闷闷地嘟囔,凑在对方耳畔抱怨,直到那耳廓被喷上自己的呼吸,一点点泛红起来。“去年你竟然瞒了我一整周还借机整我,我很记仇的啊我说……”


         “哼……要报复?”佐助偏头冲着那毛茸茸的金发挑衅着。再怎么被当成温文尔雅的公主养,男孩子的好胜心也不会消失。


         “要。”鸣人坦然承认,放开了他。双手把着佐助的肩,把他摁在原地,就这么皱着眉头打量着对方好一会儿。然后他犹犹豫豫地又了凑上去:


         “……你真是男孩子啊?”鸣人在自己耳朵边上小声感叹道。“这咋成呢,开玩笑吧,也太好看了吧我说……”


         


 


 


 


 


 


         ——佐助你会变成公主,是因为你太好看了。


         他按着这个逻辑活了八年,心态良好,坦荡自信,从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对。此刻,却因为这么一句“好看”而满脸发烧,牙关紧咬,不禁一拳朝漩涡鸣人招呼过去。真到了那不知道是大智若愚还是大愚若智的傻瓜面门前,那小拳头又堪堪在那双蓝宝石般的眼睛前停下了。他慢慢松开的小手摇晃着,最终没好气地猛一拽对方下巴上洋帽的大蝴蝶结。


         “——你结打得太烂了!”他气得眼睛起了一层雾,冲对方嚷了一句,然后便粗鲁地迈开步子朝台阶上跑去。


         “你去年只教了我一次啊我说!!”鸣人也忙不迭跟上去。“记得住才怪啦!你再教我不就成了!!”


         “不教!!”


         “那我不给你礼物了啊!!”


         “……你敢!!”


 


         


 


12
         例行的晚安道过了,鸣人还有别的秘密行动要完成。


         满天星斗的夜幕下,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塔楼顶端,公主的卧房窗口翻了出来,然后拽着长长的粗壮滕蔓,踩着外墙一路往下,直到被庭院里茂密的树影淹没。


         男孩儿绕过四处夜巡的侍卫,匍匐在草丛中,沿着后花园的墙根摸索,熟稔地找到了自己每晚出入的,通往地下室的被废弃多年的暗门。


         他裹紧了毛毯,打着手电筒,在微小的脚步声都被回声无限放大到可怖的幽暗窄廊里,顺着旋转楼梯一路往下,直到城堡地下最深处,那个除了火之国王后外谁也不被允许进入的巨大房间里。


         直到手电筒的强光照亮了一簇橘色的毛,鸣人扬起嘴角,大声冲深不见底的黑暗唤道:“晚上好啊——九喇嘛!”


         


 


 


 


 


         一声烦不胜烦的哀叹响起来。


         “老夫睡个觉都不行,你这女装癖小鬼怎么又来了……”


         鸣人笑得灿烂,一屁股坐在冰冷的石台阶最下一阶。


         “你白天明明都在睡……不如说我不来的时候你一直都在睡啊我说!”他冲隐藏在黑暗中,只有一个巨大的尾巴尖被手电筒照亮的巨兽絮絮叨叨,一边打开背包鼓捣起来。“至于女装癖,九喇嘛,你要对别人的喜好更尊重一点,不然会没有朋友的,已经交到的朋友也会跑掉哦我说——话说上次我发现这里连个电插头都没有,我就一直在琢磨啦,然后我就在储藏室里找到了这个老古董——你看!”


         他擦亮了一根火柴,然后点亮了手中布满灰尘的煤油灯。


         伸手不见五指的大地下室里,亮起了一捧摇曳着的,柔而坚定的暖光。


         九尾的尾巴尖在地板上扫了一扫。


         鸣人将手机的手电筒关掉了。“九喇嘛不喜欢这种机器的光对吧?”十岁的男孩儿嘿嘿笑着。“所以我带着我的诚意来了哦!今天总得赏光给我看一下你的脸了吧!”


         “……你们的教科书上怎么会没有老夫的照片。”


         “有啊。”鸣人说。“但是那里面的你看起来很不开心,很生气,好像很不喜欢被拍到的样子,就像一只很不帅气的普通狐狸一样。我觉得,真正的九喇嘛应该比那个帅多了,才想亲眼确认一下的啊我说!我们都认识三年多了,你不能这么不给我面子吧!”


         “……小鬼,玖辛奈会骂死你的。”


         黑暗中响起了巨大的躯体沉重起伏的声音,那九条尾巴纷纷从有限的被照亮的视野中挪过,昭示着面前的巨兽正缓缓转过身的事实。连带着的,还有铁链互相撞击的冰冷声响。


         ——他跟佐助一样口嫌体正直诶。


         鸣人托着下巴腹诽道。我难道有吸引这种人的体质吗我说?


         


 


 


 


 


         鲜红硕大的兽瞳,对上了提着煤油灯站在那儿,仰头望着自己的小男孩的蓝眼睛。


         “哇啊啊……”


         鸣人下巴都快惊掉了。


         “虽然知道你超级大的但是没想到这么大啊我说……”


         九尾一眯眼,盯着这个三年多前第一次灰头土脸地摸进来,光是听见自己的声音都被吓得屁滚尿流声音都发抖的男孩。


         “费这么大劲也要看我一眼,”他没好气道,“现在的王子都这么闲了?玖辛奈是放养的么?”


         “是公主啊!”鸣人订正道。“我不可以当王子哦,不然会变成可怕的废柴大叔的哦!!”


         “……”


         “而且我是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才一定要来找你的!”他清脆的嗓音在积满灰尘的阴暗的地下室里回响着。“他啊不她,她是邻国的公主,我最喜欢的公主!她对九喇嘛你超——好奇的,所以我答应了她有一天要把你介绍给她认识的!”


         九尾深深叹了一口气,吹出来的气差点没把鸣人掀翻。


         “老夫才不是什么旅游景点。再说,把守护神兽随便给外来人看,”他没好气道。“你这是胳膊肘往外拐啊,小子。”


          “……对哦。”鸣人目瞪口呆。


         气氛一时间非常诡异。一人一狐狸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然后,九尾看见面前这沉思着的小子的脸一点点红了起来。


         “那个……”鸣人迟疑着,磕磕绊绊开口,“那如果给……王后看,就就就是胳膊肘往内拐了对吧?”


         “……”


 


 


 


 


         九尾调动起自己尘封多年的逻辑进行了思考。


         ——虽然好像很多槽点信息量有点大但是听起来是没问题的。


         “……嗯。那就……不是了。”


         “耶!!”


         鸣人瞬间回复了精神,响亮地一拍手。“那说好了啊,我到时候带王后下来,你一定要赏个脸见他啊不她啊!约好了哦!!”


         九尾俯视着这个兴高采烈,身着睡裙的奇怪男孩。


         “你才几岁啊。”他嫌弃道。“等你能娶王后,那都是多少年后的事情了。”


         鸣人一愣,站在原地开始掰手指:“诶……火之国能订婚的年纪是多少啊我说?”


         九尾更狠地叹了口气,带得锁链都沉重作响。“所以我讨厌小鬼头……至少还有个五六年呢。你这么早打算盘做什么。”


         鸣人气哼哼地踮起脚,还把煤油灯举得更高,照亮九尾那张不屑的巨大面孔。


         “我很快就会长大的!!”他喊。“在那之前,我要先和你变成朋友,这样等我带王后来的时候,你就不会变卦然后给我们吃闭门羹了!!”


         “……”


         “别回头啊!!喂!!九喇嘛你害羞了对吧!!”


         “和人类做朋友?想得太美……”狐狸气哼哼地钻回到熟悉的黑暗中去了。“你们把我关在这里这么多年,以为突然派个小鬼来套近乎就完事了吗?哪天玖辛奈不花力气控制这锁链了,我立刻就把你们城堡掀翻然后把你们通通当点心,我说到做到……”


         “才不会让你得逞哪我说!!”


         鸣人提溜着煤油灯冲他飞快消失了的尾巴尖大喊。      


         “——我才不会让自己的朋友干出那种过分的事情呢!!晚安啊九喇嘛!!”


         


 


 


         “——哼!”


         就在他收拾好背囊,准备像往常一样走上台阶回到地面再偷溜回卧室时,听见了背后传来的那巨兽没好气的一声。


         男孩儿一回头,冲着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咧嘴笑:“明天见!”


         


 =====TBC======


沉迷网恋不能自拔睡眠不足的小公主


常年沉迷网恋不能自拔已经习惯熬夜了的未来的大公主


 


 


 


 


 


好久不见啊!!(被打死)


对不起,上一话下集预告里的内容跳票了因为我发现我一写起小孩谈恋爱就跑不起剧情(。)这玩意好像不能像我想的那样很快完结,因为我写的有点儿真情实感(。)


我写起ABO来不像ABO,写起睡美人来不像睡美人,大家明显是把基础设定忘了七七八八了,你们是不是都快忘掉公主会被狐狸咬破手指而沉睡这个主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九喇嘛好可爱哦九喇嘛


大蛇丸好可爱哦大蛇丸


下话争取让屁孩长到十五岁谈婚论嫁


 


前两天突然精神崩溃现场羞耻吐黑泥给大家看,对不起吓到你们了。非常感谢那天留言安慰我的小天使(那po没删,我设为自己可见了)


以后争取努力调整好情绪,多产出少发病,谢谢一直以来的支持


 


 


还是那句老话,如果真心期待接下来发展的话,麻烦不要吝惜你的红心推荐和评论,不要觉得一个连载里只给一更点赞当收藏就够了。这对兢兢业业更文的作者们来说非常重要,看着连载逐渐热度低下去真的很伤人来着。


超级欢迎评论,基本都会一一回复!超级想看评论里欢乐的海洋!


感谢点击!下更再见!


         

评论
热度 ( 349 )

© 既见君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