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始料已及(鸣人生贺/一发完结)

甜甜甜!!太太什么时候回来啊……

一只爱吃蟠桃的老猴儿:

独立短篇系列4


·开始看之前,如果你在北方瑟瑟发抖,建议你去泡一杯优乐美;如果你在南方大汗淋漓,建议你去泡杯蜂蜜柚子茶。真的,强烈建议。


·全文1.3W/分级R/应该没有雷


————————————————————————————


*


漩涡鸣人最近有点郁闷。


原因很简单,他已经大三了,却连一个正儿八经的女票都没有。不是说没有谈过,而是谈了的都不到三个月就吹了;也不是说没有人喜欢他,作为校篮球队队长兼任辩论队副主席怎么会愁没有女孩子一把一把地送上门呢;更不是说他有心心念念无法释怀的心结,不能开展一段新的恋情。其实,漩涡鸣人现在连一个喜欢的人都没有。


半年前,他喜欢了十几年的春野樱同意和他交往,结果又在三个月之前和他和平分手。春野樱以漩涡鸣人女友的身份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十几年了,你居然还没搞清楚你根本不喜欢我这一事实”。这句话把漩涡鸣人雷了整整半个礼拜,烤的那叫一个外焦里嫩。但是他也用这半个礼拜的时间搞清了他仿佛真的不喜欢春野樱这一事实,舍友几个哥们说的“巴不得把她画下来”、“藏起来不能让其他人看到我的宝”、“她一个表情我心动一整天”、“她一句话我能记好几年”、“回头看我的时候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就是活着的感觉”、“没她看什么都是没意思”这样种种的奇异又甜蜜的感受他仿佛真的从未从春野的身上得到过。他以为那种不希望她受到伤害、愿意守护她的幸福、和她在一起就很放松这样的感情就算是喜欢了,但是他渐渐意识到这更像是一种介于亲人之间的依赖与爱,他和春野的关系更就像是穿一个裤裆长大的哥们,而不是看见彼此就会小鹿乱撞的情人。


虽说情人到最后也能变成亲人,但是还是有本质区别吧。小樱说得对,如果到了年龄都没结婚也没有喜欢的人,那他漩涡鸣人肯定是她结婚的首选。但是现在还这么年轻,何苦跟自己不喜欢的未来结婚对象谈恋爱呢。


就这样,他发着呆看着云、叼着狗尾草打着哈欠。


悲哀且操蛋的发现:


他居然没有喜欢的人了。


*


室友几个都表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理解,毕竟被自己喜欢了那么多年的女生啪啪甩脸换谁谁都得郁闷几天,漩涡鸣人辩驳不能,诶诶,你们搞错了,我失落不是因为被甩了啊我说!


我们懂的,都懂的。没事哥们,今晚我们出去桌游,寝室是你的,放声哭吧!


面对舍友同情的眼神,漩涡鸣人简直有苦说不出。我真的不是因为失恋才低落的说!你们听我解释啊!


看着他们一个二个离开的背影鸣人突然觉得心好累,干脆不解释好了,反正怎么理解都差不多。


也不是说漩涡鸣人是个多么饥渴的男人,忍受不了可怕的空床期。他自认为相比他的同期而言他不仅是个开窍成熟很晚的人更是个对女票这方面没有太多需求的人。以前跟其他女孩子谈恋爱,一是不好拒绝,二是也想试试,但是每次正式确认关系之前他总会很郑重地告诉女方:


“我有喜欢的人的说!”


“嗯嗯,我知道。是春野樱(学姐)对吧。没有关系的,我不介意,只要呆在鸣人身边,我来喜欢鸣人君就很满足了!”


但是现在这个他“喜欢的人”突然跟他说其实他根本不喜欢她,而且自己还很坦诚的接受了这一结论,仿佛这一事实一直显而易见他却一直选择视而不见,直到有一天某个人把幻想的泡泡戳破他才恍然大悟。一时间没有喜欢的人了,他觉得怅然若失,就像丢了自己一样。这种仿佛一切的事情没有了重心,所有的情绪没有了发泄口,一切的思念没有了归处的失重和空虚感让他措手不及。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没有喜欢的人”这样的日子,这才是让漩涡鸣人失落的真正原因。


鸣人也说不上为什么,但是他的心里还是觉得自己仍隐隐约约喜欢着某个人,戳穿了“春野樱”的谎言,下面那个人的名字简直昭然若揭,呼之欲出。可是他就是看不清楚,也看不明白,在读取这样一个短短的姓名时他就像一个得了阅读障碍的病人一样,无论怎样瞪大眼睛都看不懂写的是什么字。


看不到也罢,那就算是没有喜欢的人了。


但若是对人说你在一夜之间忽然不喜欢你喜欢了十几年的女神,是头猪才会真的相信。所以鸣人干脆不解释了,旁的人也只当漩涡鸣人感情受到重大挫折,留下了情伤,殊不知他本人甚至开始对自我认知是否出现差错这样的事情产生怀疑了。


既然没有了喜欢的人,倒也乐得清静。鸣人适应能力还算可以,在“没有喜欢的人”的阴霾下浑浑噩噩过了几天后顿悟:没有就没有呗,又没有人规定一定要有喜欢的人才能开开心心地生活。于是他开始把心思放到学习、辩论和打篮球上,一如既往的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一如既往的和春野樱说说笑笑,一如既往的和朋友打打闹闹。这样的生活也过得很充实,他并不抱怨什么。只是现在还有女生向他示好的话,他会很坚决地拒绝掉,说不上原因,可能是想搞清楚一些事情,简而言之也是不愿意谈恋爱了。


闲来无事干,他开始读读外国名著。男生嘛,不喜欢读书是挺正常的事情,没读过几本外文名著也是很普通的事情,刚好隔壁学外语的某女生买了一本英文原著版的《Pride and Prejudice》,想着自己好像一直被谁嘲笑英语不好,便向她借了来,晚上舍友都在刷级的时候他抱着一本牛津英汉大字典对着这本书一个词一个词地看下去。


但是不得不说名著出名还是有它的道理,这么多年过去了,鸣人对于语言也算有了一些体会,看英文原著居然意外的感觉还不错,于是越看越入迷,决心看完一本。


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决定将改变他的一生。


*


“哟,白痴吊车尾的。”


英语课代表宇智波佐助拿着老师刚刚改完要他发下去的英语卷子走到漩涡鸣人面前,啪地一声把鸣人的卷子砸到他的桌子上。


被打断游戏的鸣人皱着眉头看向那个仰着脑袋傲的不行的宇智波佐助,两人之间的火药味开始蔓延。


“73分,我登分的时候都不好意思了。你这样的成绩到底能考哪所学校啊?”


“要你管!”鸣人一把抢过试卷,用手掌挡着血淋林的分数,“反正考哪里都不会考到你要去的学校的说!”


“哼,”佐助翻了翻手里剩下的试卷,甚至没有正眼瞅鸣人,“就你还考我要去的学校?做梦吧,吊车尾的。离中考不到一百天了,你还考这样丢人的成绩,果然是白痴吗。”


冷冷甩下这样一句嘲讽的话,佐助接着去发下一个同学的试卷了,漩涡鸣人却拍桌而起,冲着佐助的后脑勺大喊:


“你就等着吧我说!到时候不要太吃惊啊,小佐助!”


被挑战的人却根本没有回头,就像没有听到一样。


很快,中考的脚步一点点逼近,离别的氛围也在校园里化开了。同学们纷纷买起了同学录,明明是紧张的复习阶段,在上课时间写同学录的事情还是屡见不鲜。鸣人也买了,他刚好给班上同学一人发了一张,多的还给了外班几个玩的熟悉的哥们,给到佐助手上的时候他咬牙切齿地说:


“你不要误会了!这是每一个人都有的我说!我只是不想让其他同学觉得我不公平而已!”


佐助也冷漠地哼一声,毫不客气地拿过鸣人递过来的同学录。


前面的姓名性别这种废话,佐助只写了姓名一行,然后就翻到反面开始写留言。他选择了英语课写留言,因为英语老师很喜欢他,管的也松,所以他也没怎么做掩饰地在桌子上写起来。鸣人看的清清楚楚,佐助写了满满当当好多,他还忐忑好奇好久,过了几天再去找佐助要的时候佐助却说早就当草稿纸丢了之类的话,气的鸣人差一点又在班上和他打起来。


但是中考完之后,他在整理自己的书籍的时候居然在很久不用的英文词典里发现了佐助写的同学录。



Naruto:


This might be the first yet the last time I write a letter to you, if you call that a letter. 


Sometime I find it hard to express some feelings with the mother language, but easy to make it clear with English. You are unable to understand this because you are an idiot,obviously.


.......


Somehow, I have my own goal to chase, which is unchangeable. UnfortunatelyI was in the middle before I knew that I had begun.You get a long way to go, and so do I. Hope you can be with me in the following days, otherwise we have to say goodbye right here.


......


Whatever, if you wanna set your sail someday, remember I will be on that island.


                                                        Sasuke



鸣人英文半吊子要死不活的,看了个半懂,就知道idiot是傻子的意思,气愤地想毕业留言佐助还写得这么咄咄逼人,简直就是泯灭人性。但是他还是细心的把纸摊平,夹在了他的同学录里,放在第一面。


后来成绩出来了,鸣人考得不错,佐助考的更好了。鸣人最后选择了一个他们区最好的学校,佐助则去了他们省最好的学校,也是全国前十的高中。那个暑假他俩也约出来见面过,和小樱一起回到小学母校看了看老师。再来就是忙着开学啥啥啥的,联系不那么频繁了。


高一的时候他们通过电话,打了一个晚上,佐助跟他说自己有了女朋友,鸣人怼着他揶揄了半天,相谈还是甚欢的。


再来整个高中就基本上没了联系,只有偶尔逢年过节时群发的短信还在提醒彼此这个人的存在。


大一的寒假,他们再一次见了面。佐助带着鸣人逛了逛他高中的学校,鸣人也带着佐助逛了逛他的母校,仿佛要填补这些年不在彼此身边的空白一样。两个人许久不见却丝毫不尴尬,从头到尾都没有冷场过。佐助跟鸣人说,谈了三年的女友在前几个月分手了。


再后来的大二、大三都没有再联系。顶多是在过生日时发个消息寒暄几句,也都是不到十分钟就没了后文的聊天。


鸣人经常会想起这个人,有时候上课走神走着走着就冒出一个“佐助”的名字,做梦也偶尔会梦到他的样子。有时会有很想见见那个人的冲动,甚至在脑海里安排下一次的会面,但是从没有实施过。每每回到家的时候也会把当年的同学录翻出来,把那篇同学录读几遍。不知为何,这个根本算不上推心置腹的好友他却总不能忘记。


他承认,他太晚熟了。他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一些问题,只是让它就那么搁浅着、搁浅着。


搁浅着。


*


【I was in the middle before I knew that I had begun.】


书已经看到一半,但是这句话他看不太懂,“当我知道我开始时我已经在一半”?明明是一句不需要查字典就能搞明白意思的句子,但是他发现他仿佛不能很好的结合上下文理解这句话的深意。于是他打开了搜索引擎,在网上找这句话的释义。


一边等网页打开,一边回想这句话。鸣人突然觉得很眼熟,他仿佛在哪里看到过。一张淡黄色的纸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飞舞的英文字母一点点变得清晰。当他想起,他确定地记得,就是在那个同学录的留言里,宇智波佐助写给他的留言里。


UnfortunatelyI was in the middle before I knew that I had begun.


就是这句,一模一样。记忆一点点涌上来,他回忆起那个时候的自己和佐助。想到佐助,不知为何,他开始变得有点慌张,心脏跳动的声音在耳边无限放大。在这样微妙的一个时刻想起宇智波佐助,想起某种感情和某种可能性,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漩涡鸣人涌起一种即将揭开尘封多年的秘密的紧张,一种即将拆开来自陌生人的生日礼物的激动,这突如其来的情绪让他愣在原地,四肢兴奋地战栗。


「求助:怎么高逼格翻译“I was in the middle before I knew that I had begun.”这句话?在线等,急!!」


第一条跳出来的就是这样一个网页,鸣人点开了。


「我在一半才发现我开始了。」


「这是傲慢与偏见里的一句话吧,大概意思就是“后知后觉”。」


「lss小学生吧,这么美的一句话被你翻译的像鬼一样。我来:当我发现我爱你的时候,我早已深陷其中。」


「ls这个版本太普遍了,我来:我爱你,始料未及。」


「可是这样好像意思不太贴切,人家是后知后觉你是从未想到。」


「始料未及就是一开始没想到好吧。难道这个的意思不就是一开始没有意识到吗?」


「我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ls这个烂大街了。用在哪句表白的翻译都行。」


「蓦然回首,灯火阑珊。」


「梦不知所起,千转百回。」


「……上面俩翻译组跑的也太远了吧。」


「那我也来放飞,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支。」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我还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呢。」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问主:不要欺负我读书少。」


「其实没什么好翻译的,意思就是我喜欢你很久了怎么着你看着办吧。顺便贴上原文:


“I cannot fix on the hour, or the spot, or the look or the words, which laid the foundation. It is too long ago. I was in the middle before I knew that I had begun.”


感情不需要过多言语,英文翻译过来就不是原来那个感觉了,反正就是告白,把心意传达到就成了呗。」


鸣人一点点往下划着屏幕,脸上的温度渐渐升高,脉搏跳动的声音渐渐放大,手指也开始微微发抖,过大的信息量让他一下消化不良。


宇宇宇宇宇宇智波佐助、喜喜喜喜喜欢、我?!


等等!桥豆麻袋!Wait a moment!


那个宇智波佐助喜欢我??


他的内心翻滚,脑内炸开了像是一千个人在吵架的声音。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不是全然的惊讶——眉梢微挑,眼睛瞪大——嘴角却憋着像是得到最喜欢的老师的表扬后的小孩一样半羞涩半开心的笑容。


这种时候的心情真是复杂的无法形容,先是知道了以前的好友喜欢自己这一事实让他惊讶的合不拢嘴;接踵而来的就是莫名其妙的兴奋和开心,还有一点小羞涩;再来就是懊悔——当时我怎么没看傲慢与偏见?当时我怎么没发现他喜欢我?最后是害怕,如果我这一辈子都不看《傲慢与偏见》、或者说我看的是中文版,那——


那会怎样?


鸣人不敢想,那种可能性让他害怕到想要落泪。


而此时回忆就像烟花一样在他漆黑一片的脑海里拼命炸开,让他根本没法忽视那绮丽的色彩和浓烈的情感。


午后的天台、没人的空教室、突然的下雨天、厚厚的复习资料;


干净的白衬衫、漂亮分明的指节、深邃的黑瞳孔、浅粉的薄唇;


突然的电话、没有理由的见面、看似随意的闲聊、长久的空白。


像是你最爱的一本相册,放在阁楼上堆满灰尘,即使你没有打开也能记得第一面放着谁的面孔。宇智波佐助的脸毫无预兆地跳进漩涡鸣人的脑海里,充斥着他每一个神经。


真的……那个时候……


鸣人把手机放下,把脑袋埋进臂弯里。


那个时候……


原来他真的喜欢我啊。


*


现在想来,他是知道宇智波佐助喜欢他这一点的。


就算他不知道,周围的流言蜚语也该让他知道千百回了,什么你们两个是不是有意思啦,你们怎么还不在一起啦,宇智波为了你又拒绝一个妹子啦这样的话他都听厌了。但是鸣人不愿意揣测佐助的想法,所以他从来没有想过也从来没有说过,揣着明白装糊涂。


其实更深的原因是,他很清楚他是喜欢宇智波佐助的。


大家都懂的啦,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对你的一个眼神你都会看出情意绵绵,实际上人家只是在看你门牙上的菜。鸣人知道自己喜欢佐助,所以佐助做过的任何事他都不敢深想,只要一想就会怀疑对方是否也抱有一样的情愫,这样的结果往往是一厢情愿。何况两个人都是男生。


所以他又用了对春野樱一样的做法,对显而易见的事情视而不见。不过对春野樱显而易见的是他不喜欢春野樱,这回显而易见的是他喜欢佐助,而他也对这一事实也选择了视而不见。该怎么做朋友还是怎么做朋友。


“你说你们明明是两情相愿,干嘛还不在一起啊?”


小樱当时这样问。


鸣人撑着脑袋叼着笔,“他不喜欢我呀。”


鸣人当时这样对自己说。


现在想起来真的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站在五年后一个回忆者的角度去温故那一段时光,说佐助不喜欢自己——骗谁呀!


当时自己是倒数第一,多亏佐助不嫌弃(表面上是很嫌弃可是从来没放弃过)的补习愣是拉到了中上游水平;每次佐助整理好的笔记都会毫无保留的给他学习,不会的题问十几遍他都不会拒绝回答;每天中午吃完饭陪着他一起到天台看风景(现在想想太中二了),他没饭吃的时候还会亲手做便当给他;放学不管被老师留到多晚或者篮球队训练到多晚,佐助总会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等着和他一起回去;没带伞的时候还会特地从家里赶过来给他送伞;其他人的同学录没有一个写了偏偏给他写的满满当当;甚至准备了亲手做的毕业礼物送给他;高中谈恋爱要告知他,大学时候分了也要告知他。


可能是因为每次佐助做这些事的时候总是恶语相向所以鸣人才一直没有感受到不一样的东西,就算隐隐约约有感觉也总是拿是因为自己太喜欢他所以才会有这些幻想来搪塞。鸣人有一种自己20年真的是白活了感觉,为什么这么明显的事情却从来没有发现过呢?


他记得在学校住宿的那个冬天,寝室忘了充电而导致开不了空调的那几个夜晚。因为晚上实在是太冷了,对面床的两个人钻到了一个被窝后,鸣人也毫不客气地钻进了佐助的被窝。出人意料地,佐助居然是个天然暖炉,不管外面多冷他的手脚总是能自己发热,让鸣人享受到了有史以来最舒服的睡眠。两个男人长手长脚,佐助的体格小一些,鸣人就把他圈在怀里,睡得特别安稳。


当然,尝到甜头的鸣人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佐助这个天然的暖炉,到后来即使有了空调,鸣人还是会动不动就往佐助被窝里钻,搂着佐助睡觉。


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真是色胆包天。居然敢搂着自己喜欢的人睡觉,难道不怕出岔子吗?


说到出岔子,还真出过。


那是一个周末,佐助为了给他补课就陪着鸣人留了下来,晚上睡觉的时候两个舍友都回家了,鸣人又跑到佐助的床上蹭睡。第二天一般都是佐助醒的比鸣人早,但是可能是前天晚上补课太晚了,鸣人自然醒的时候佐助还在睡。这就很不妙了。


早上的气氛懒洋洋的,阳光刚好打在地板上形成漂亮的光晕,小鸟还在窗外唱着纯洁的早上好,漩涡鸣人却看着难得一见的宇智波佐助的睡颜,晨勃的一发不可收拾。


都说色令智昏色令智昏,何况是一个本来就没有多少智商可以昏的人。漩涡鸣人就在佐助的脖颈那里蹭啊蹭啊,愣是把人蹭醒了,不仅如此,还成功的和睡眼朦胧的佐助趁机来了一发。


很纯洁的那种来了一发。


20岁的成熟好青年想到自己15岁做的荒唐事,居然很神奇地红着脸有感觉了。但是这也可以很直接的推论出那个时候的自己绝对是很喜欢宇智波佐助的,而宇智波佐助——也绝对是喜欢自己的,绝对。那种有肢体接触厌恶症、轻微洁癖、扑克脸的人跟自己做到这份上,当年的自己居然还理直气壮的说服自己那都是顺势、顺便、不能避免、不情不愿的。


天啊,这得有多低的情商才会这样想?


思至此,漩涡鸣人又操蛋且悲哀地发现了一个让正常人不能接受的事实:


一个现在在千里之外的人五年前跟他告白了,而他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突然意识到,原来这么多年,他是有喜欢的人的。


*


漩涡鸣人最近很郁闷。


这个就说来话长不过我长话短说,简单地说就是他发现他喜欢上了一个五年前就已经跟他告了白的人,不对,应该是他一直喜欢着一个五年前就跟他告了白的人,而他现在才发现这一事实。


其实这样的事情小说和电视剧里倒是蛮多的,记得在某云音乐评论区里最火的评论之一就是那个“魔方”的凄美爱情故事。不过好在他还没悲惨地结婚,也许还有机会挽回悲剧。那么问题来了:这个五年前就告完白的人,现在还会喜欢他吗?


这是个很严肃而且现实的问题,由这个问题鸣人又开始胡思乱想:


万一佐助同学录里写的那句话不是这个意思怎么办?万一只是纯洁的表志向的一句话该怎么办?而且他那句话到底是不是这样写的鸣人也不是特别确定,想到后来他甚至开始怀疑这句话是不是自己脑补出来的,到底有没有这句话这样的事情。


越想越烦躁,而且也不可能想出结果,鸣人腾的站起来,拉开柜子开始收拾衣服。


干什么?


回家。找到那个同学录,先确定五年前他喜不喜欢我,再考虑现在他喜不喜欢我。


鸣人果断的给舍友和爸妈发了个短信,用软件买了个最近的火车票就领着包关上门去赶路了。公交车、铁轨、火车。鸣人明白再着急也没有用,但是焦灼的心情几乎将他蚕食而尽。无数种可能和幻想在他的脑海里浮现又被戳破,他只觉得心情从未如此纠结又舒畅过。来回摸着手机里存着的那个人的电话号码却迟迟不敢拨打出去。


火车窗外的风景飞快地倒退,但是鸣人觉得它们还可以再倒退的快一点。他拿出手机听歌,试图缓解内心的烦躁。


但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无独有偶。When it rains, it pours.


时机也许太好了,刚好他的满脑子都是佐助和佐助写的那封信,虽说大概内容他也能背个七七八八,但是始终不能确定。当几首歌调过,一首他听过很多遍、也在手机里保存了很多年的歌突然跳了出来:


They say love is an island
Beautiful at the distance
Some are trying to find it
Some are trying to find a way out
You've been on both sides
Of these ruth waters
Somehow you survived
But you came out on your own
And you still need someone
Will you set sail
Will you set sail tonight
Till we see land
Never look back or behind
I don't know if you get will lost at sea
Or we will end up where we are supposed to be
Are you brave enough to swim against the tide
 


这首歌他记得清楚,是当时佐助无意间说到很好听,自己嘲笑他英文歌听又听不懂一点都不好听事后却偷偷记下歌名然后找到一首歌。


漩涡鸣人会把这首歌隔一段时间就拿出来单曲循环一段时间,然后很久不听,偶尔想起又会循环很久,直到今天还没有删掉。


本来并没有什么的一首歌,当他听到副歌部分唱着的“Will you set sail Will you set sail tonight”突然想到佐助写的同学录的最后一句话:


Whatever, if you wanna set your sail someday, remember I will be on that island.


那个时候鸣人还以为佐助是在嘲笑他做事比他慢一拍,他都到了岛上他还没出发呢。现在看来的确如此。不过那座岛叫做love。


好气哦,可是还要微笑。


气佐助干什么要中二话不会好好说吗,气佐助这种任性地把自己的感情埋在心里,也气自己当年的情商智商是不是一起喂了赤丸。如果、鸣人再次想到那个可能性,如果我没有一时兴起去读那本书,甚至说即使我读了但是错过了那句话,后果会怎样?是不是——鸣人不敢往下想,他只想现在立刻马上打一个电话问问佐助还在不在岛上,现在他才出发算不算太晚。


他踌躇不决,心跳的飞快,仅仅是想着会说些什么就已经让他快要昏厥过去了。


他一句话我记得好多年。


他一个表情我心动一整天。


回头看我的时候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没有他,一切美丽都没有意义。


想到他,你才明白什么是活着。


这种浑身酥麻如痴如醉的感觉对漩涡鸣人而言既熟悉又陌生。


是……恋爱啊。


*


地球这边的宇智波佐助刚在教室里睡醒他的午觉,昏昏沉沉地打开课本。他在英国已经呆了两年多了,基本上也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这节课是他的选修课——英国名著选读。这两节课老师刚好在讲简·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


说起这本书,只能让他勾起无数回忆,有尴尬也有好笑,有纠结也有温馨。在几年前,自己给一个笨蛋写的毕业留言好像就用了里面的话,可惜又庆幸的是,那个笨蛋好像一直没有看懂,如果看懂了那就是委婉的拒绝了。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有够羞耻的。佐助低头,无奈的撇撇嘴。


但是现在想想,自己当年是真的好喜欢那个笨蛋。简直用喜欢的不得了来形容都不夸张。以后不管谈了多少次恋爱,见过多少人,都不如对一个笨蛋的喜欢来的浓烈和持久。这样的自己真是可怕。


疯狂爱慕着一个人,嘴上总是不饶人,但是他提出的不管是什么无理的要求都没有底线的答应,总是喜欢和他怄气却又不忍心真的不管他,每天的生活除了吃喝拉撒睡学习就只有像个小女生一样盯着他犯花痴,就像魔怔了一样。


喜欢他,却又有一种莫名的自信他不喜欢自己。说是自信,不如说是一种感觉的定律。两情相愿的事情太少了,那都是电视剧的情节,何况发生在两个男人身上更是不可思议。而且那个白痴对谁都是那么好,要是幻想他对自己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那就未免太过自作多情了。就算的确对你比其他人好那么一点点,佐助对自己说,那也不过是因为小樱喜欢自己而已。


那个时候他喜欢英文,也喜欢原版的英国名著,花了三个晚上熬夜看完了简·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一直对一句话念念不忘,那就是很经典的那句“ I was in the middle before I knew that I had begun.”


写同学录的时候佐助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把这句话加了上去,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才会写上这么一句暧昧不清的话,说是暧昧不清,也只是在明白人的眼中而已,对于漩涡鸣人这种文学和英语白痴应该永远也不会明白吧。五年已经过去,期间只见过两次面,其他时间也没有过多的交集,就像其他普通同学一样,渐行渐远。


这也难免,他们本来也只是关系好一点的普通朋友而已。


想到这里,佐助开始细数初中他和鸣人之间发生过的那些破事儿。像什么他被本校的扛旗子的怼了呀,鸣人就帮佐助把那个扛旗子给的怼转学了,虽然代价蛮惨重的;像什么篮球课不长眼的同学把佐助撞到水泥路上了呀,鸣人就背着他跑医务室;像什么暗箱操作导致佐助没得到什么奖啦,鸣人愣是闹了校长办公室一个礼拜。他早已不记得到底是个什么屁大的奖项了,只记得漩涡鸣人蹲在校长办公室对着校长吼“不把奖状给佐助我就长这里了我说”。当年的热血与感动,现在回忆起来都是中二和怀念。有些事情你不刻意去想还真以为自己都忘掉了,如今仔细回想,往事仿佛历历在目。


回忆满满当当的,心里空空落落的。


要是让现在的佐助腆着脸再去告白,那是万万做不到的——不对,五年前也没有做到。那个时候稚嫩的很,喜欢的心情,想让他知道。而到了如今,这样的想法也没有了。可能是看尽千帆过,领教了这个社会对“不一样的人”的“宽容”与“爱”,佐助现在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次说出那些本就不该说出口的话了。


摇了摇头,佐助还是决定听课。老师已经开始讲课了,耳熟能详的达西先生和伊丽莎白小姐的爱情故事,没有生离死别、没有感天动地,只是一个两颗心相互吸引又相互排斥,相互理解到相互包容的故事罢了,震撼程度比起罗密欧朱丽叶、梁山伯祝英台实在是逊色不少,但是随着阅读的深入却能一点点勾起读者的共鸣。


爱情不就是一个相互误解、相互了解、相互包容的谜题吗?


误解达西感情的伊丽莎白小姐、误解伊丽莎白心情的达西先生,两个人傻傻的讨厌着对方又傻傻的爱着对方,甚至不知道自己对对方的厌恶多一分、爱慕就多一分。当得知对方也怀着爱慕的心情时都是不可置信又理所当然,回头再看,早该在初见的时刻就领会到他/她对你深深的爱慕了。有的人误解的时间很短,有的人很长,有的人花了一辈子也没解开这个误解的谜团。


不过故事里的他们最后还是在一起了,简直羡煞旁人。要是我有一个这样爱着我的伊丽莎白,佐助想,我们肯定早就在一起了。


是吗?


*


不过说起来宇智波佐助最近还蛮想谈恋爱的。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春天快到了而已,春暖花开,春心萌动,大概如此。离他高中时谈了三年的女友已经过了两年多,他也单身了两年多,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心理,他都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时机去谈一场恋爱。


高中谈恋爱的时候女孩子总是口口声声说着一辈子,到了最后还不是分开了。分手的时候还说什么“我以为我们是不一样的,我以为我们可以走到最后的”这样的话,说实在的,佐助还挺庆幸跟她分了手。不是说他渣,他是真的没想对这个女孩子负责一辈子,听起来就好可怕。


但是现在他想,要是还有一个人愿意这样想,愿意抱着“一辈子”的信念跟他在一起,那就好好在一起一辈子好了。


恋爱嘛…说必要很必要,说重要很重要,说在乎很在乎,但是仔细想想,也没那么在意了,其实也是一件挺随意的事情,不是一定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自己是老头子吗?这样的想法简直像一个找不到真爱的40岁老大叔。


说到谈恋爱,佐助在脑海里还真的有那么几个人选。就像上回那个给自己带饭的女生就很不错啊,金发碧眼,身材也刚刚好,叫什么来着……Jacqueline?Jamie?还是Jennifer?


下回看到了问问名字吧,在这里结婚还能拿到绿卡呢。


果不其然,下了课的佐助在回寝室的路上又“偶然”遇到了躲躲藏藏的金发姑娘,这回他没有和以前一样对她视而不见,而是走到她的跟前:


“Anything I can help?”


“Oh, woo.”女孩显然没有想到佐助突然的搭讪,一下子显得紧张起来,“Well, I, I am just hanging around, you know, just, walking. Nothing to interrupt. Thank you for your kindness.”


“Would you mind if I join you? I`d love to take a walk.”


女孩子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兴奋的红晕在两颊化开,连连点头,佐助也很绅士地伸出手。


要说在英国佐助学了什么,那就是格外优雅的撩妹手法。五大洲的姑娘都对这样又优雅又冷酷的人毫无抵抗力,正是时下流行的禁欲系男神的典型。


佐助一个亚洲人本来就很显眼,操着一口地道的英式英语更是让人佩服,在学校里颇受欢迎,找不到喜欢他的姑娘这样的事情还真没有。如果一个这样的禁欲系男神还学会了雅痞撩妹技巧,真不担心空床。


这一个金发碧眼的姑娘也是如此。佐助平时话虽不多,好歹是学文学的,自然可以侃侃而谈,他不着痕迹地引导着话题,两个人的气氛好的不得了。吃个饭看个电影,佐助不知为何在此时此刻却变成了个直截了当的人,心想这种事情最好事情速战速决。晚上送姑娘回去,就打算在楼下问问姑娘的意见。虽然觉得仿佛哪里有点草率,这样决定可能不太好,但是有什么关系,反正和谁结婚不是结婚,和谁谈恋爱不是谈恋爱,没多大区别啦。


“It`s a lovely day, thank you very much.”


“It`s my pleasure.”佐助开口,就是这个时机,刚刚好可以问出口,“Listen, I wonder if you——”


*


天下智障那么多,多我一个不算挤。


漩涡鸣人一个晚上都在“佐助喜欢我”“我喜欢佐助”“佐助到底喜不喜欢我”“我肯定是喜欢佐助的”这样的问题上做着毫无意义的思想斗争。直到凌晨两点半,他才想起来自己完全可以给老妈打个电话让她看看当年佐助在同学录里写了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跑回家。


以前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我真的是个智障。但是鸣人还是抱着一种也许我妈还没睡的心态给玖辛奈发了一条短信。


[妈,如果你还没睡,为了你儿子的幸福赶紧去我房间找到我放在房间右墙角的初中の箱子的最里面的一个蓝色的同学录的第一面宇智波佐助的同学录然后把他给我写的留言拍下来发给我!!


如果你睡了,赶紧起来然后把同学录拍下来发给我!!急!!]


当然,虽然漩涡玖辛奈说过她最近睡眠不好但是也不至于到了凌晨两点半还醒着,所以鸣人瞪着眼睛等了半个小时也没回音,不过好在还有两个小时他就到站了,但是下了火车他还得坐一个小时的公交才到得了家。他掺着瞌睡,过几分钟点亮一次屏幕,打算就这样把两个小时混过去。


好不容易到了车站,鸣人刚下火车就接到了玖辛奈的电话:


“儿子啊。”


“老妈你终于睡醒了啊我说,赶紧去找一下——”


“哼!你应该感谢你妈我醒的这么早好不好我说!臭小子两点多还不睡!”


“这个不是重点啦老妈!”


“我正在看我正在看,我看看啊……”玖辛奈故意拖长音,然后惊呼道,“哎呀!”


“怎么了我说?”


“儿子啊,佐助给你写的这个——”


“怎么了老妈?”


“佐助留言就只写了几个字的说。”


“怎么可能啊?”


“真的,就四个字,四个大大的字。”


“你别骗我了老妈。”


“我看看啊——这四个字是什么呢?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我喜欢你’嘛!”


“老妈~你别忽悠我了,佐助明明没写好不好。他要是写了,就算是用希伯来语写的我也能认出来的说!”


“这不是记得很清楚嘛!那你臭小子干嘛要你妈半夜爬起来看这个!”


“拜托了老妈~我有点事情要确认一下~你帮我拍一张照片嘛~”


“哼!已经给你发过去了,自己看吧!”


漩涡鸣人飞快地翻出刚刚收到的新消息,点开图片下载原图,然后一点点放大。


这趟火车下来的人不多,三三两两的都在往着出站口走去。不多时只剩漩涡鸣人一个人站在站台上。停了几分钟的火车“呜——”的一声开走了。


清晨的雾很浓,气温很低,感觉一切的生机都还在沉睡,除开一阵嘈杂,周围静谧的恍若世外。鸣人穿着薄薄的外套站在浓浓的雾色当中,因为水汽过剩而变得湿润的双手一点点渗着汗水。他低着头盯着屏幕发亮的手机,嘴唇哆嗦。


很冷,又很热。


Unfortunately, I was in the middle before I knew that I had begun.


......


Whatever, if you wanna set your sail someday, remember I will be on that island.


两句话,和记忆里分毫不差。


他喜欢我。他喜欢我。他喜欢我。


他喜欢我!


每一个细胞都像突然活过来、吃了兴奋剂一样激动地咆哮着:他喜欢我!看到没!宇智波佐助喜欢我!


这回没再犹豫了,他毅然决然地按下那个早已滚瓜烂熟的号码。


[嘟——嘟——滴。]


“喂。”


听到佐助声音的那一瞬间鸣人狂躁跳动着的心脏突然忘记了自己的职能,傻了一样的停止工作时间长达一秒钟。鸣人把自己的耳朵贴着手机,抬头看到了浓雾渐渐散去,远处的天空开始染上淡淡的红色。安静的轨道上沾着冰凉的露水,开始发光。


“佐佐、佐助。”


“你干嘛?”


“我我我打电话问、问你——你、你现在、在干嘛啊我说?还没有睡觉吧?”


“我正在准备告白。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不然我回来杀了你。”


“啊?”鸣人一愣,几乎是被吓到了,刚刚在他脑海里徘徊着的顾虑一下子全部跳了出来——如果他现在不喜欢你了怎么办?如果他又有其他喜欢的人了怎么办?如果你们还是错过了怎么办?但是嘴总是跑的比思想快,鸣人顿时拔高了几个分贝,“告白?不不不佐助你不能告白啊我说!你——”


他深深吸一口气,几乎是用吼的:


“你不是喜欢我嘛!怎么可以给别人告白啊我说!”


*


“Well.”


“Well?”


“You just asked me if I——”


“Oh, Yes, here, listen. I mean, you know, err, I wonder, if you`d like to meet my roommate. Yes. My roommate, Jimmy. He is quite a guy, you will like him.”


“……What?!”


*


“你不是喜欢我嘛!怎么可以给别人告白啊我说!”


“哈?”佐助听到许久没有联系的老友劈头盖脸就这么一句凿凿的话,莫名其妙的涨红了脸。他在英国一直不喜欢用母语说话,但是此时此刻他真的只想用母语把电话那头的白痴骂个狗血淋头,“你脑子搭错线了吧?”


“我我我可没有瞎说!你自己说的!你在什么什么岛上等我!还说什么你特别爱我但是自己却不知道还有什么情不知所起但是对我一往而深的说!”


屁!


老子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了!漩涡鸣人你找死是吧!


佐助站在女生寝室拐角的喷泉花园中间,巴不得把头埋到那个喷泉孔里面。这都什么事儿,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这样深情款款跟你告白了你从哪里脑补出来这些句子的?!


夜色完全笼罩着这座城市,夜莺的歌声从不远处的小树林里传来,下了晚自习的学生三三两两地走回寝室,还有一些情侣在小树林里亲密着。凉风习习,但是佐助竟然感受到了一丝灼热。他的脸滚烫的像在发烧,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这样心跳如雷的体验了,竟然熟悉的让人想哭。


“我没说过。”


“你写了!你毕业的时候——”


“所以呢?”


佐助粗鲁地打断鸣人即将脱口而出的话,但是心跳却越来越快。真是奇怪,这样被编造出来的拙劣的告白自己居然无力反驳,甚至很期待这个人接下来的话会是什么。但是聪明如佐助,怎么会不知道漩涡鸣人接下来要说什么呢?


啊啊,他是知道的。


漩涡鸣人喜欢着他的这件事,他是知道的哦。


如果不喜欢他,怎么会为了他赴汤蹈火,把他看得比自己还重要?如果不喜欢他,怎么会看着他的时候就只想挑衅他、只想让他眼里只有他一个人?如果不喜欢他,怎么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给予他只属于他的小温柔?


宇智波佐助突然想起来,自己应该是知道漩涡鸣人喜欢他这一点的,从一开始就应该知道的。


“我、我,我那个啊,就是说啊,那个——”


“不着急,你慢慢说。”佐助难得好心情好脾气地给他时间,当然不是因为他对那个白痴变得宽容了——而是因为他自己都不能遏制住内心的雀跃和上扬的嘴角了。


嗯,下一个对象要不要就当作结婚的对象好了呢?


在这一秒,佐助脑海里犹如走马灯一样地看见许多事情:他们色彩斑斓的过去,自己灰暗延绵的思念,甚至还有就在眼前、即将实现、浓烈又安静的未来。


佐助想,谈一场异地同性恋会不会很辛苦啊?


佐助想,离下一次放假还有多远啊?


佐助想,还是回国读研吧。


佐助想,孩子果然得姓宇智波才像话。


可惜,拿不到英国绿卡了。佐助想。


《傲慢与偏见》的电影里擅自加了一句话,佐助也很喜欢,男主深情地望着女主,热烈地表达着自己的爱意:“I love you, most ardently”。不过这句话对于漩涡鸣人的要求还是高了一点,可能要等到下辈子他才能说出这样好听的情话吧。


这辈子的话,


“我也超——喜欢你的说!”


就够了。


 ————————————————————————————


#隔壁学外语的某女生就是我(不


#鸣人你过生日我没什么好送的,送你一个助拿好不谢


#希望喝着优乐美/蜂蜜柚子茶的你们已经被我甜掉牙了(真的不擅长写甜文,要是没有被甜到,我的锅


#其实这篇十几天前就写出来了一直憋着,那感觉就像生完孩子的妈死活不愿意把孩子给孩子他爸看一眼,非要给爸爸一个惊喜


#仿佛没有什么不对

评论
热度 ( 284 )
  1. 既见君子一只爱吃蟠桃的老猴儿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甜!!太太什么时候回来啊……

© 既见君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