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He is my sin

废萌:

CP: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

分级:R18

字数:1w3

TAG:现架,主教(神职人员)鸣X天使助,这个鸣人有点黑,玩翅膀,两辆豪车(并不),迟来的圣诞贺礼

其实圣诞节我写好了的,但是那个时候我还是圣诞节,然鹅国内已经不是了……于是我又心安理得地放置了一会23333

这篇文一开始的初衷就是为了玩翅膀(???),翅膀是好东西啊,软软的,一摸就抖什么的XD 本来只想开个车,结果还是撸了这么多乱七八糟_(:зゝ∠)_

希望大家吃得愉快(反正我是写得好爽


00

刚见到那个名为“漩涡鸣人”的红衣主教时,宇智波佐助没有任何特别的感觉。

阳光透过画面精美的五彩琉璃照射在金发男人身上,为他的礼服镀上一层梦幻般的金色光晕,他的左手握着权杖,手指在那雕刻着繁杂花纹的杖身上细细摩擦,而他的右手,骨节分明的五指分开,托住那本厚重的《旧约》[1]。

“……因为我知道我的过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2]……”他的声音低沉磁性,就像是大提琴演奏出的悠扬旋律,那一个个字符由这样迷人的嗓音吐露出来,抚慰了在场的所有教徒,带领着他们来到光明的世界。

佐助坐在教堂最后一排的长椅上安静地望着那位虔诚的金发男人读经、讲道,黑曜石般的眼眸里平静无波,身为一名普通的天使,他早已习惯了这样定期考察人间神职人员的任务。

这一次也没有什么独特的地方,佐助在心里默默记录——漩涡鸣人,同样的虔诚、同样的讲解、同样的赞颂……

忽然,金发主教的视线从泛黄的纸张上移开,他抬起脸,没有任何征兆的,佐助对上那双犹如波光粼粼的美丽海洋般的眼眸,虽然是匆匆一瞥,可佐助还是迅速被它们吸引了所有目光。

佐助无法形容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他只知道,哪怕是身为天使、长时间待在天堂的自己,也能从其中感受到无一丝杂质的温暖与光明——这是佐助从没遇见过的情况,在所有他曾经考察过的神职人员身上,从没有哪个人拥有这样的眼神——他的心底缓缓生出一丝好奇,就像是干涸已久的土地终于等到清澈的雨滴,聆听过无数遍的祷告词也变得特别起来。

唱诗,主祷文,祝福……漫长的礼拜在阿门颂[3]后结束了,佐助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安静地坐在长椅上目送所有人离开。教堂由热闹走向寂静,随着大门关上的声音,整个教堂里只剩下了人类无法看见的他。

“漩涡鸣人……”佐助轻声念了一遍金发主教的名字,像是在回味刚结束不久的礼拜,可事实上,他只是又想起了那湛蓝的眼眸与其中如水的温柔。

或许是感应到了天使的召唤,又或许是上帝的安排,就在那声“漩涡鸣人”之后,教堂的大门又“吱呀——”一声打开了。

被记住的红衣主教踩着夕阳的红光漫步走来,在路过黑发天使时,不知是不是佐助的错觉——男人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又连贯起来。

原来是礼服上的扣子掉了一个啊,佐助看着那个弯下腰、丝毫不顾及已经拖在地上的红袍的男人,莫名就觉得有些好笑,乌黑的眼眸中浮现淡淡的笑意,原本冷漠的脸也像是冰雪消融一样柔和了表情。

终于,金发男人找到了那颗镶嵌着一颗红宝石的纽扣,他小心翼翼地擦了擦它的表面,然后就把它紧紧攥在手中,准备离开。

佐助原以为这将会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不,或许应该说这会是他最后一次单方面地见到漩涡鸣人,毕竟这位虔诚的主教根本看不见自己,可他没想到,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因为——

“你的翅膀很漂亮,它与今天的教堂很相配。”枢机主教[4]蔚蓝色的眼眸中闪过很多莫名的情绪,快得让佐助根本无法分清,最终,在那双深邃的眼睛中只留下一片平和,就像暴风雨前宁静的大海。

“你看得见我。”没有沉默太久,佐助平静地陈述了事实,他站起身,在金发主教的注视下缓缓收起背上舒展开的洁白羽翼,随着他的动作,透过玻璃窗照射到那无暇羽毛上的光束逐渐减少,直至彻底消失。

 

01

除去少数罪孽深重的人,大部分人在死后都会进入天堂,成为天父心爱的孩子——天使。

天使是没有前世记忆的,不管他们生前是富贵还是贫穷、是拥有光彩夺目的人生还是一生都默默无为,他们都将在天堂获得重生,这样的重生与人类的初生婴儿有本质区别,因为天使不再背负着属于人类的原罪,他们是真正诞生于纯白的世界、生而纯洁无暇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天使的纯洁与光明是永恒的。

每一位天使在接近神、让自己变得永远纯白之前必然会经历一次考验,一次最终决定他是否能够永远侍奉天父、待在天堂的考验,那就是——遇到一个特别的人,然后引导他向光明的世界前进。

如果那个人死后进入天堂,那么天使就算是通过了试炼,他将永远留在那个充满光辉的世界。可如果特别的人犯下极大的罪,从而堕入地狱,那么天使也将会因为没有正确引导世人的能力而被天父逐出天堂。

天使们如何确定自己的特定之人?只有一个特征——唯有这个人能够看见世人无法看见的自己。

所以,漩涡鸣人是宇智波佐助的那个特别的人。

佐助听过很多天使的故事,他们有些很幸运,因为他们的特定之人本身就信奉着天父、虔诚地遵循神的旨意度过自己的一生,所以这时候天使们所需要做的仅仅是安静地等待特定之人走完人生的路程。

与幸运相对的即是倒霉,有些天使遇到的是犯下滔天罪行的人,想要改造这样的人显然是很困难的,所以这些天使最终也都大部分被逐出天堂,只剩少部分在耗尽心血之后成功感化恶徒、保住了自己纯洁的象征。

佐助无疑是幸运的,尽管他的命定之人认出了他的不同、让他无法在暗处陪伴这人度过一生,可那个金发男人神职人员的身份以及那双充满温暖与光明的眼睛让佐助有理由坚信——他一定能够通过考验。

凭着优秀的记忆力,佐助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就回忆起了天使们是如何与特定之人相处的,于是,在确定漩涡鸣人的特殊身份后,他简单地介绍了自己:“我叫宇智波佐助,”然后就照着成功的天使那样自然而然地向对方抛出友好的讯号,“我们以后可以成为朋友。”

金发主教的反应非常奇怪,那张帅气的脸上肌肉都僵硬了,湛蓝的眼眸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他的嘴唇有些颤抖,仿佛在极力克制自己激烈的情绪。在又深深地看了一眼黑发天使后,他沉默着离开了。

被特别的人拒绝并没有给佐助造成任何影响,毕竟对于生而纯洁、无欲无求的天使来说,他们极少会在心里产生强烈的感觉,甚至连自身的好恶都十分不明朗。他们仿佛对世间万物都怀有一颗温柔善良的心,所有事物在他们眼里都是平等的,他们站在遥远的天堂之中,安静地看着世人度过每一天。

沉思一会后,佐助决定在反馈这次考察的内容后就留在这座城市,陪伴漩涡鸣人度过他的一生,虽然对方拒绝与自己成为朋友,但这并不影响自己留在他身边确保他人生道路的方向不是吗?

同时,还有另一个原因促使佐助做出了这个决定——他多多少少都对那重复了几百年、千篇一律的考察工作有了一丝厌倦,趁着遇上特别的人,他终于有理由不再忙碌于观察背负罪孽的人类了。

事实上,百年的时光除了让佐助充分了解到罪恶的丑陋以外没有教会他更多。

佐助会在清晨金发主教打开窗户时自顾自坐上那镶有洁白瓷砖的窗台,边沐浴阳光边随意观察对方的行为;他也会在金发主教为信徒们布道时安静地坐在红木长椅上,聆听那娓娓道来的故事,偶尔抬头望着落上灰尘的彩绘玻璃窗发呆;他还会在金发主教身着祭服、手持权杖与《圣经》、神情肃穆地踏上教堂中央的红毯时飞到空中,目送对方在进堂圣歌中走进祭台。

当然了,在这所有过程中,佐助都是无言的,而漩涡鸣人也是,他们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丝毫不受对方影响,甚至连简单的眼神交流都不存在。

就这样过去了三个月,率先打破这份诡异默契的是黑发天使。

或许是因为那天早晨的阳光太过刺眼,又或许是因为那天鸣人家外的石板路上行人太吵,总之,在看见金发主教礼服领子上的褶皱时,佐助没经思考就飞进了屋子,来到男人面前,想要伸手抚平那碍眼的不和谐因素。

可还没等他的手指触碰到那神圣的红袍,一只大手就捏住了他的手腕,力道大得惊人。不一会,象牙白的手腕上就多出了几道红印。

普通人类很难伤害到天使的根本原因是因为他们无法察觉到对方的存在,可对于命定之人来说,天使也是像普通人一样看得见摸得着的,所以佐助还是感到了剧痛,但他没有挣扎,也没有说话,只是抬眼平静地与金发男人对视着。

蔚蓝色的眼睛不再像天空般纯净,它仿佛被黑夜抹上了一层阴霾,在那片灰暗之后,佐助看到了熊熊燃烧的怒火——这很奇怪,这样的怒气来得毫无理由——他不禁蹙起眉头,第一次露出明显的情绪。

“我给自己定的时间是半年,如果这半年内我们都能无视彼此生活下去的话,我就会放弃。”鸣人的声音依旧低沉悦耳,可他所说的话语却处处透着古怪。

他瞥了一眼天使被捏红的手腕,忽然就咧嘴笑开了,脸上那样的笑容,不知为何,让佐助感受不到任何喜悦,反而充满了绝望与疯狂。

“后悔也没用的,佐助。”

 

02

后来,漩涡鸣人没有解释那天的异常,而佐助也没有深究,仿佛那个清晨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但他们的关系从那天开始却真的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金发主教不再沉默寡言,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佐助更倾向于他是终于展露出真实的自我——那双湛蓝的眼眸中总是噙着温暖的笑意,那张男人味十足的脸上也时常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他会主动跟黑发天使搭话,非常自然地与对方交流,同时,他还会主动靠近天使,做出诸如搂肩、拍背或是牵手那样表达亲近的动作。

他们现在算是朋友了吧,佐助想。

一个月的时间,不多也不少,刚好能让鸣人把他那三段失败的恋情诉诸于口。每天晚上,金发男人总会在睡前让天使来到自己的房间,然后就像是分享秘密那般用磁性的嗓音缓缓道出自己曾经的恋爱故事。

初恋是在青春洋溢的十九岁,金发少年在气势恢宏的教堂外遇见了一个美丽的男人,也许用美丽来形容一个男人有些失礼,可在金发主教看来,这个词仿佛就是为了那个男人而生的。

少年人的爱意总是突如其来、却又炙热无比的,不过跟着那个男人在教堂里做了一天的礼拜后,他就不可自拔地坠入爱河,他迷恋男人的一切——男人的每一个动作以及每一个表情都牵动着他的心。

少年怀着最真挚的感情告白了,但结果可想而知,面对一个比自己小不知道几岁的少年,甚至是一个在自己看来刚见面的少年,男人很干脆地拒绝了他,并且在他想要继续纠缠的时候很快离开了。

是的,这段被鸣人形容为流星般的初恋从表白到失恋仅有半天。可正是这段恋情让金发少年由一个无神论者变成了上帝虔诚的信徒。

“他看着神像的样子是最迷人的,祷告的时候我就在想,会不会有一天,他也能够那样看着我,或者有一天,我也能拥有那样的眼神、能体会到他那时的感情,至少这样我就能离他近一些。”黑发天使还记得鸣人说出这些话时的神情——如海洋般的眼睛中盈满温柔,嘴角那一丝淡淡的笑意昭示着主人陷入美好的回忆之中。

第二段恋情开始于教堂背后的庭院中。

三年的时间足以让心灵纯净的少年成为教堂里新上任的神父,已为青年的他在主持完婚礼准备离开时发现了那个原以为再也见不到的男人。

婚礼上的人很多,可鸣人的视线还是越过众人,一眼就锁定了那个美丽的男人,岁月仿佛从没在他身上留下过痕迹,他一如当年那样充满魅力。金发青年没有犹豫,他很快来到男人身边,这一次,他没有再莽撞地表明心意,而是选择了悄然接近。

如金发青年所料,男人根本不记得曾经一个少年的告白,可这并不能阻挡少年在三年后再次进攻。

“这一次你成功了。”听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佐助笃定地下了结论。

金发主教望着天使缓缓地扬起一个幸福的笑,他说在一起的过程不太顺利,因为自己真的很笨——不懂得逗那人开心,不懂得动听的情话,还经常惹那人生气,但幸好,那人最后还是答应了愚笨的自己。

他们曾经在教堂里点亮同一根洁白的蜡烛,就像是把灵魂牵引到一起呈现在天父面前;他们曾经坐在告解室[5]里一起为前来忏悔的人解惑,每每看着那些陷入绝望的人在这里得到心灵上的慰藉,他们总会朝对方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可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除了留下一张表明自己要远行的纸条以外,男人没有留下任何东西,然后就再次消失在鸣人的世界里。

“没关系啊,我可以等,”金发男人的笑容很温暖,可佐助却在其中察觉到了一丝悲伤,“在我等待三年之后,我终于又遇见了他,只是我没想到,他忘记了我。”

失忆。

佐助很难相信这样的事情,他从没见过哪个正常人类会在没有伤病的情况下失忆。但金发主教却坚持对方身体上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和自己有关的记忆全部消失了。

二十五岁的鸣人很痛苦,可他没有放弃,他想,既然忘记了,那就重新开始好了,这一次,本就有了经验的他,攻克得很顺利,他们再次沉醉于美妙的爱情之中。

“但不过三个月的时间,他又消失了。”佐助记得讲到这里时,金发男人轻轻笑了一下,可那笑声却像是黑夜中的呜咽。

这一次,男人连纸条都没有留下,神父的心情跌到了谷底,他开始强迫自己忘记那个男人,拼命地把自己投身到为神播撒光明的事业中去。

鸣人的努力没有白费,又过去三年后,他成为了一名当地知名的神父,每一位来到这个教堂的信徒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得到他的祝福,同时,男人留给他的伤痛也已经被时间抚平,他想,他即将拥有一个崭新的未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男人又出现了,而且,他依旧忘记了自己的恋人。

正因为人类总是抱有最美好的期待,所以尽管鸣人知道自己再次凑上前去的行为如同飞蛾扑火,可是他还是希望这一次的结局会是不一样的。

卧室里的灯光昏暗得恰到好处,佐助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洁白的翅膀轻轻舒展开来,他垂下眼,看着那个躺在床上、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的金发男人,开口道:“结局还是一样的,今晚,你的故事将迎来结尾。”

“是该到结尾了,你说得没错,结局还是一样的,在我们又一次相爱后,没过多久,他再次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但还是有不同的,至少,我终于接受了那个事实——无论我们相恋多少次,我们的爱情永远也得不到完美的结局,”鸣人躺进温暖的被窝,他侧过脸,专注地看着黑发天使的纯白羽翼,“因为他是天使,而我,是一个人类,这样的爱情,是不被允许的。”

佐助蹙起眉,他从不知道,两个天使的命定之人会是同一个人,他很确定那个人不是自己,那么必然是另一个天使与鸣人纠缠了这么多年,可是,心底却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不是这样的。

“三年前,他告诉我,如果我还想死后进入天堂的话,那么我们绝不能在一起,那时候我就告诉他,我宁愿踏进地狱也希望他能留在我的身边。可结果呢,为了让我死后能去那光明的世界,他最终还是离开我、回到了他的天堂。我知道,这意味着他又将接受神的洗礼、喝下魔法液,然后忘记他深爱着的我。”没有让黑发天使疑惑太久,金发主教亲自揭开了答案,他直起身,凑近天使美丽的脸颊,湛蓝的眼眸中冰冷的怒火与疯狂的欲望交织在一起。

“意识到他离开时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我就希望我再也不要遇见他,那样的话我就不会再受折磨,他凭什么一个人决定我们的爱情?他以为这样我会开心吗?三年前他走的时候我以为那会是我最绝望的时刻,可现在我发现我错的离谱,”鸣人又靠近天使些许。

佐助察觉到金发男人的呼吸变得急促,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扼住了喉咙。

“三年后他又出现才让我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绝望,你明白那样的感受吗?他近在咫尺,可我却清醒地知道我永远也无法得到他,甚至连触碰都必须得小心翼翼。”

“我受够了,既然他曾经能私自为我们写下结局,那么现在我想我也可以做点什么。”黑发天使颈间一凉,突然出现的冰凉触感让他整个身体都不自觉一颤,紧接着双手的手腕上也出现了同样的感觉,伴随着铁链晃动与铁锁扣上的声音,金发主教仿佛化身为来自地狱的撒旦。

“佐助,至少这一秒,你属于我,我一个人的。”

 

03

经常来教堂里的人们都知道,漩涡主教不仅拥有魅力十足的帅气外形,而且还有一颗充满温暖与光明的心,他是众人眼中神的代言人,他会带领大家跟随神的步伐走向天堂。

可鲜少有人知道,漩涡主教每周都会在礼拜结束以后把自己关在告解室里一整晚。

他在向神忏悔自己的罪孽。

每次忏悔,鸣人总会把他与佐助经历过的所有事情都回忆一遍,那些或美好或悲伤的画面在脑海中不断播放。

一开始,他以为通过这样不断警示自己的方式能够得到神的谅解,进而减轻自己的罪孽,但后来他才发现,每一次回忆都让他对黑发天使的爱加深一分,于是他越发无法放下对天使的渴求,也愈发痛苦。

可他没有停止这样的行为,反而犹如自虐一般保持了三年。

走链接>3<

 

05

狂风暴雨般的性爱过后,佐助找回了所有丢失的记忆。

就像是脑中的潘多拉魔盒被打开,所有相爱的证据都飞了出来,同时,那份从出生就属于罪孽的爱也回到了他的心。

他想起了金发主教曾经用力抱紧自己,湛蓝的眼眸中满是痛苦。

“佐助,我为许多人祷告过,我牵引过许多人来信奉神,我为他做了那么多,为什么他就不能允许我们在一起?为什么这份感情注定是悲剧?”

他想起了金发主教曾经绝望地亲吻自己,放在自己腰上的双手用力到发白。

“我也不想的啊,如果我们没有感情,那么我们就都解脱了。可是,我做不到啊,佐助,我做不到。”

他想起了金发主教曾经单膝跪在自己面前,凝望自己的眼神虔诚得如同自己就是他的全部生命。

“佐助,不要再忘记我了,也不要再离开了。”

他想起了在自己回到天堂接受天父的洗礼、想要忘记这个男人前内心里的挣扎和痛苦。

……

无论岁月如何变迁,这个男人骨子里的倔强从不改变,即使痛苦、迷茫,他也从不曾真正放开过牵住自己的双手。

黑发天使忽然就扬起一个浅浅的笑,那黑曜石般的眼眸中荡漾着坚定与信任,他伸手扣住鸣人的下巴,把那个忙于处理性爱痕迹的男人拉到自己眼前。

“白痴,我不会再回到天堂,不会再接受那所谓的洗礼、在喝下魔法液之后忘记你,但我也不会把自己扔进地狱,与那些永远追逐着丑陋欲望的恶魔混在一起。”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吻上金发主教有些呆愣的脸,“我们就像现在这样停留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吧,只有我们。”

教堂外的钟声忽然响起,最后一束残留在印有神像的彩绘玻璃窗上的阳光离开了。

FIN

[1] 《旧约》:旧约是基督教对《圣经》前一部分的常用称呼,是用希伯来语写成的。

[2] 来源于《圣经》诗篇。

[3] 阿门颂:众人起立同唱。

[4] 枢机主教:枢机是天主教教宗治理普世教会的职务上最得力的助手和顾问,因穿红色礼服,又称红衣主教。

[5]告解室:告解室又叫告解亭、告解座,是一个用于告解仪式(或称告罪、和好圣事)的小房间。


啊,我爱五彩琉璃,我爱教堂,每次听圣歌的时候总觉得有光辉在主教头顶啊!!!尤其是看着红衣主教端着蜡烛走上红毯,太好看了!!!

因为看到很多文里鸣人忘了助,而二狗又说想看助忘记鸣人(你整天就想着报复!),于是我把鸣人搞这么惨(并没有,他还可以干|天使!

顺便一说,大家可以期待一下后续惊喜XD至于是什么,我就先保密~么么哒~

评论
热度 ( 592 )

© 既见君子 | Powered by LOFTER